首页 大湾区工地上的“火把节”

大湾区工地上的“火把节”

大湾区工地上的“火把节”广州2月9日电题:大湾区工地上的“火把节”作者高霞周坚倪佳斌吕梦瑶廖斐茹临近春节,广州室外最高气温28摄氏度℃。广州新建白云站站房的工地上一派繁忙景象,机器轰鸣、汽车运输、电钻…

大湾区工地上的“火把节”

广州2月9日电 题:大湾区工地上的“火把节”

作者 高霞 周坚 倪佳斌 吕梦瑶 廖斐茹

临近春节,广州室外最高气温28摄氏度℃。

广州新建白云站站房的工地上一派繁忙景象,机器轰鸣、汽车运输、电钻声、钢筋碰撞等各种声音交织着,似乎是一支大湾区建设中的合奏曲。

在忙碌的身影中,刘晓花、刘国军、马小龙他们黝黑的皮肤、清澈的眼睛、拘谨的神态显得与众不同,经过了解,他们来自四川大凉山彝族。在白云站站房建设的工地上有70多名四川大凉山彝族的建设者,他们今年和其他农民工一起有300多人留在工地过年。

刘晓花、刘国军、马小龙都同在钢筋工队,负责把白云站站房打好的地基铺上钢筋。他们在太阳持续照射下穿得很严实,刘国军和同伴把钢筋一根根抬到指定的位置,马小龙和同伴把钢筋一根根用套头接好,刘晓花则用钢丝把上下层的钢筋绑扎固定好。

“我们那边很穷,我算是好的啦,家里是自己建的木房,都是自己种地,还好能吃饱”。刘晓花腼腆地说,她今年20岁,每次寄钱回家后打电话给家人是她最幸福的时刻,她说最让她开心快乐的事是在家过火把节,尽管火把节是农历六月二十四,但它比过年还要浓重,让人难忘!

1999年出生的马小龙有一个彝族名字叫呷呷子体,他的家在大凉山,去年刚刚脱贫,他读到高中后辍学回家放羊、放牛,后来随着老表们到外面打工,才到白云站这个工地干了2个多月的活。马小龙眼里闪着光说:“我现在每个月可以寄回家两、三千块钱,想让弟弟、妹妹过得更好一点。”当记者问他有没有去工地外面看看广州,马小龙瞬间落寞地摇摇头,当聊到跳舞时,马小龙立刻兴奋地回忆他在家乡火把节上的各种秀舞,似乎他是火把节上的主角。

刘国军也是“00后”,他长得跟网红丁真一样纯净清澈。他的爸爸和弟弟都在这个工地上干活,他是家里的老大,会为家里想得多一些,尽管他在外地打工不会寂寞,但他时常会想念家里的妈妈和妹妹。刘国军在家乡学校读到了高二,他很想看看外面的世界,他说他最想去北京看看天安门。“我就知道我们是劳动者,打拼是为了后代过得好一点,以后不要过得这么累。”刘国军说着他的新年愿望……

临近中午,刘晓花他们提前下班了。快过年了,广铁集团站房建设指挥部、中铁建工集团白云站指挥部共同慰问留守工地过年的建设者们。

铁路部门到工地送物资送温暖,组织铁路书法家到工地开展“挥春送福”活动;组织了集体核酸检测,开展送健康活动;光大银行广州分行派出专员在工地为农民工开办工资卡,农民工工资由第三方托管,开展“金融服务进工地”活动。

晚上七时,白云站站房灯火通明,上夜班的农民工陆续去了工地。

刘晓花这个组吃完晚餐后,得知建设单位要为他们过一个像火把节一样的农历年,他们难以相信这是真的,在半信半疑中他们换上干净的衣服,刘晓花和她的婶婶巫之还化上了淡妆。其他的农民工则熟练地帮铁路人员铲沙、堆柴、烧火,还有的帮厨师煮饺子,忙着摆水果、挂彩灯、调音响。

一小时后,在农民工食堂外的空地上,一团热情奔放的大火熊熊燃烧起来,当彝族哒体舞的音乐一响起,休班的彝族老乡们纷纷从宿舍走出来,大家随着律动跳起了家乡的舞蹈,火光映红了每一位舞者的脸庞,他们笑了,笑得那么灿烂。

刘晓花笑了,她笑得那么美那么真实,完全没有了在工地上的腼腆和害羞,她说:“好开心呀,就像是做梦回到了家乡一样!”

刘国军换上时髦的衣服,没有一丝拘谨,他在人群中尽情地跳着,快乐地笑着,大声地说道:“开心!这是只有在家乡才有的快乐,真想和家里的妈妈和妹妹分享这种快乐。”刘国军的笑眼里闪烁着泪花。

马小龙成为当晚绝对主角,他和建工集团的年轻大学生们跳到一起、玩到一起、融到一起,他们的笑脸被火光照映着分不清彼此,只知道他们都是大湾区的建设者……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转载请注明出处: https://www.fortecreativemedia.com/html/20220527/4531.html
上一篇
下一篇

发表评论